风月大陆 第六章 车内春光

    时间:2018-09-21 艾司尼亚的西区,鲁图先和范铜一前一后出现在一个街坊的入口处。
      艾司尼亚的城市规划是相当严密的,作为居民区的街坊一个都是相对独立的区域,四周用围墙和栅栏保护起来,到了入夜的时候,各个街坊都只有留一个入口开放供居民进出,其他的入口则一律关闭,这样一来就保证了居民区的治安。
      如果想要消费和娱乐,那么城中有专门的商业区,那里是通宵达旦开放的不夜城。每一个区域都有每一个区域的功用,分得十分清楚,治理起来是非常容易,而且万一发生战事,每一个街坊就可以变成一个相对独立的防卫圈,可以说想要完全佔领的话,难度是非常大的。
      「我说老鬼啊!你到底要到什么地方去?」范铜抢上一步,到了鲁图先的右边,把这个一路上不知道问过几遍的问题再次提出来。
      鲁图先依然是毫无反应,面无表情地往前跨步,将身材巨大的范铜丢在后面。范铜火了,伸手一把抓住鲁图先的肩头,怒喝道:「老鬼,你到底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啊?」
      鲁图先眉头不为人知轻微皱了一下,站住脚步淡淡地说道:「我又没有叫你过来,你为什么非要跟着我呢?」
      「你终于开口啦!」范铜裂着大嘴说道,「我当然要跟着你了,谁知道你这老小子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说不定是和我老大有关係的,我自然要看着你一点了。」
      「没有!」鲁图先的口中吐出了两个字,似乎连多说一个字的兴趣都没有了。
      「哼,谁知道你的肚子干转什么念头呢?再说了,虽然你这家伙没有义气,不肯出面救我老大,可是我老大叫我配合你的行动,我总不能丢下你不管。」范铜自以为是的用他的大嗓门嚷嚷道。
      「那就跟我来!」鲁图先推开了范铜的大手,转身继续前行。
      范铜一顿足,连忙又跟了上去。谁想鲁图先才走两步,突然又停了下来,跟在后面的范铜一个措手不及,差点儿和他撞起来。
      「干什么?」范铜为刚才的急停换了一口气后问道。
      鲁图先缓缓转过身来,慢慢问道:「你为什么叫我老鬼?我很老吗?」
      「没想到这个家伙还会在乎这个啊!」范铜的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不禁呵呵直笑起来。
      「你看起来鬼头鬼脑的,又是什么冰血鬼族的人,当然叫你老鬼了!」范铜理直气壮地答道,「这个称呼不好吗?我觉得很亲密啊!」
      鲁图先的嘴皮动了一两下,终于还是忍住没有多说什么话,再度转身前行。
      在一间不起眼的民房前停下来,鲁图先道了一声:「到了!」就举步径直推门进去了。
      「这间破房子里面还有什么好玩儿吗?」范铜在后面嘀咕着。
      客堂里面是一个面目朴实的汉子,他正坐在靠墙的一张椅子上,端着一杯茶自得其乐。
      一见到鲁图先和范铜进来,便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乱闯别人的家呢?」
      鲁图先阴阴一笑,将手一伸,冷声道:「拿来!」
      「什么东西啊?」
      「别给我装傻!」鲁图先盯着这个汉子的脸,「昨天从武安传来的消息是什么?」
      汉子的眼神微微一变,但很快换上一副惊恐不安的模样,说道:「两位大爷,我是一个草民,根本不知道大爷在说什么?」
      「你们墨组在艾司尼亚有几个人?」鲁图先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这个汉子的话,自顾自地说道,「你是墨十八吧?」
      汉子的额头终于冒出了汗珠,面前这个面目阴冷的男人居然对自己的组织这么了解,肯定是哪里的线被他找出来了,而且组织里面已经出现叛徒。
      「这位大爷,小的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墨十八弯下腰,用十分卑谦的语气说道,但他的眼睛却在低头的同时闪过一丝神光。
      见到鲁图先好像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举动,只是举步向通往里屋的门走去,墨十八心中大喜,倏然腰身一挺,整个人像一支离弦之箭,从范铜的身边闪过,他已经断定这个身材庞大的男人绝对没有自己灵活,作为墨组中轻功最好的一个,他有绝对的自信从范铜身边逃过去。
      但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范铜从鲁图先和墨十八的对话中就已经知道其中的关节,早已提高警惕,见到这个家伙居然想从自己的身边逃走,不禁大笑道:「你小子还想从大爷的手中逃过去吗?」
      说话的同时,范铜伸出了蒲扇般的大手象捞鱼一般,一抄一抓,神速无比地将墨十八扣住,往地上一摔。
      墨十八闷哼了一声,他终于明白虽然敌人只有来了两个人,但绝对不是他们这些小级数的可以抵挡的,看来这个地方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他现在只希望别的地方没有被他们发现,要不然的话,对于整个组织来说,可就是非常可怕的损失。
      飞凤府的后花园,于凤舞把龙灵儿拉到了一个僻静的凉亭里,龙灵儿很自然的就坐在了于凤舞的身边,挽着她的手。
      「我知道你刚才想什么,但我很高兴后来你改变主意了。」于凤舞望着凉亭外面正在怒放的鲜花,轻轻地对龙灵儿说道。
      「凤姐,我……我……我好喜欢你啊!」龙灵儿贝齿咬了一下樱唇,犹犹豫豫地把藏在心里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于凤舞的娇躯微微一震,转过螓首注视着这个美丽的龙族少女,她知道龙灵儿的想法,但像这样开口直接说出来,还是让她感到有些意外,但同时也十分感动。
      于凤舞伸过手揽住了龙灵儿的小蛮腰,柔声说道:「姐姐也很喜欢你啊!」
      龙灵儿高兴地点点头,然后用暗淡的口气说道:「可是姐姐你马上要嫁给叶大哥了,我……我……」说到这里时,她的眼圈都好像有些红了。
      早上于凤舞她们商议的结果是,婚礼定在后天举行,并不準备邀请外人参加,这也是考虑到各种因素的,其中于凤舞的因素是最大的,为了不要惊动太多的有心人,以免受到他们莫名其妙的干扰,所以大家还是举行一个简简单单的仪式最好了。
      「傻瓜,姐姐嫁人了,还是会和你在一起的啊!」于凤舞爱怜地拍了拍龙灵儿的小脑袋,她感受到龙灵儿对自己的深深依恋和感情,这让她十分感动,同时也感到有些担心。所以才在商议完婚礼操作的事宜,就把龙灵儿叫到这里,準备和她好好谈一下心。
      「真的?」龙灵儿抬起头来,美丽的月牙眼闪闪发亮,好似两颗璀璨的明珠美钻。
      「姐姐是很高兴有你在身边的,也希望你永远作我的好妹妹,只是……」
      于凤舞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龙灵儿急忙打断了,她用十分急切的口吻认真地说道:「不会的,你永远是我的好姐姐!」说罢,龙灵儿轻呼了一口气,视线转到了凉亭的外面,轻轻说出了发自内心的话。
      「我真的很高兴能认识姐姐,我只要永远和姐姐在一起!别的我什么都不在乎!」
      于凤舞的心里微微一惊,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心头蔓延开来。这个美丽活泼的龙族少女竟然真的是喜欢上她了,这倒是她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虽然之前有这样的猜测,但现在转变为现实存在,箇中滋味真的是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叶天龙望着坐在面前的柳琴儿,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啦,你好像在生气耶!」
      柳琴儿皱了皱眉头,没有好气的回答道:「我生什么气啊?我哪里有时间生气呢?」
      现在他们两个人正是在去往柳琴儿在艾司尼亚的伯父那里的马车上,柳琴儿的父母已经亡故,身边也没有什么亲人,就这一个伯父算是她的长辈,因此叶天龙想到要正式向他提出与柳琴儿的婚事,也算是对柳琴儿的尊重。
      「喝,居然还说没有生气呢!」素来脸皮厚胆子大的男人可是在花丛中打过滚的,怎么看不出来柳琴儿的心事。柳琴儿显然是看到了叶天龙在向于凤舞求婚的场面后,联想到自己身上,觉得有些不平。
      叶天龙断定自己绝不会看走眼的,自然也想到如何来解救,到柳琴儿的长辈家里正式提出求婚,也算是他对柳琴儿的一个小小的补充,而接下来的就是要把这个心里生了闷气的女人逗开心起来。这一点手段叶天龙自认是有的。
      见柳琴儿把头转到车窗外,不再看自己,叶天龙毫不气馁,眼珠一转,就起身坐到了柳琴儿的身边,一伸手便将她的纤腰揽过来。
      「干什么?」柳琴儿的娇躯一硬,转过螓首不悦地望着叶天龙。
      「不要生气啦!」叶天龙的嘴巴凑到柳琴儿的小耳边,热气直扑完美无瑕的晶莹耳轮,「我知道你在抗议我做得不公平,但是我那时也是临时起意的。别生气啦,算我不对,向你陪罪好不好?」
      说罢,不待柳琴儿反应过来,他的大嘴已经用力压在了柳琴儿香软的樱唇上面,大力地痛吻起来。
      「唔……」
      柳琴儿先是娇躯生硬,做出挣扎的样子,但在叶天龙熟练的手段下面,她很快就软化下来,开始有了迎合的举动。
      把柳琴儿吻得快喘不过气来,叶天龙才离开她的樱桃小嘴。望着娇靥浮上一层霞光的柳琴儿,叶天龙笑嘻嘻地说道:「现在不生气了吧?」
      「哼,我怎么当得起,要大人你来赔罪!」柳琴儿是输人不输口,小嘴撇了撇娇嗔道。
      老实说,起初她是有点感到不平,叶天龙对于凤舞来上那一套,自己却没有这种待遇。但这一路上,叶天龙一直对她赔小心,说着好话,她也已经有些回想过来,知道这个男人还是非常在乎自己的。
      同时柳琴儿冷静下来后就想到自己和于凤舞的确不是一样的,自己本来就是想让于凤舞作大姐的,为什么还要去争这一下呢?刚才出发的时候,看到于凤舞对她也好像有些歉意的样子,更是让她感到于凤舞对她的姐妹情谊,想想也好笑,自己居然会生出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
      看到柳琴儿的神情有所活动,叶天龙知道她的心已经回转过来了,心中更是一热,紧了紧揽在她小蛮腰上的大手,将柳琴儿的一个娇躯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柳琴儿舒服地贴进叶天龙的胸膛,感受难得的两个人空间,自从回到艾司尼亚之后,这样的时光基本上就没有了,因为平时大家都在一起的。
      叶天龙低头嗅了嗅柳琴儿透着香泽的秀髮,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低头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亲亲,我想……」
      「你想什么……啊……」柳琴儿正奇怪地抬头,突然感到一只魔手从自己的胸襟处滑了进去,在自己娇嫩的酥胸上活动起来。受到这样的突然袭击,柳琴儿不禁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呼声。
      护着马车的女神战士们耳目是极为灵敏的,即使是在嘈杂的街市里这样轻的惊呼声也一点不漏地落到她们的耳朵里。
      辛西雅的声音在马车里低低的响起:「公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柳琴儿大骇,连忙用手按住叶天龙的大手,想要起身的时候却被叶天龙用力压住,一时挣脱不得。
      「没有事情,一切都好!」
      叶天龙笑嘻嘻地回答,同时又凑到柳琴儿的耳边说道:「乖乖,让我来好好补偿你吧!」话音未落,他的一只大手已经不安分地滑到了柳琴儿的腰下,趁女主人不注意的时候,将八幅面的百褶罗裙掀开。
      柳琴儿吓了一跳,正要挣扎的时候,叶天龙「嘘」了一声,低声说道:「她们都在外面呢!」
      「咦……」柳琴儿一愣,刚想说「你知道她们在外面还要这样做」的时候,顿时感到下体一阵酥麻,原来叶天龙已经拉下了她的亵裤,开始施展他的五指功夫。在这期间,叶天龙那只佔领了柳琴儿酥胸的魔掌则在她美好柔嫩的玉峰上大肆活动,极尽挑逗之能事。
      对于柳琴儿来说,叶天龙的挑逗是她永远无法抵抗的,因为他知道她身上每一处的敏感区域,知道如何才能让她得到更多的快乐,加上他在耳边的情话低语,更是让她心神迷醉。
      不消片刻功夫,柳琴儿已经是情动似火,一个娇躯发热变烫,双手激情的在叶天龙雄健的身躯上抚摸着,索求着。
      当叶天龙慢慢进入柳琴儿那已经完全濡湿的花径时,那种熟悉的涨满感让柳琴儿忍不住发出了满足的娇吟声。现在他们两个是呈相对而拥的姿势,叶天龙将柳琴儿抱在自己的膝上,撒开的罗裙把两个人的下半身遮得严严实实,但箇中的春光却是不足为外人道。
      柳琴儿的一双秀美修长的玉腿左右分张挂在叶天龙的大腿外,那条丝织的亵裤早已落到了一条玉腿的腿弯处,大腿根处神秘迷人的胯间,那芳草萋萋的桃源胜地虽然是和叶天龙紧密结合,但仍然有丝丝的蜜汁溢出微垂,并随着叶天龙的扭腰而滑落横流,这光景真可谓是绮丽无比,春色无限。
      为了让柳琴儿更快的到达快美的巅峰,叶天龙尽力施展其技巧和功夫,让自己的庞然大物在温热柔嫩的花径里翻江倒海,连续不断地击中幽深的敏感要害。
      柳琴儿可就美了,从花径深处窜起的阵阵电流在娇躯里面翻腾奔流,酸麻酥痒,各种滋味如潮水般的将她淹没,她发觉今天的叶天龙特别的厉害,才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把她送到了快美的巅峰,从心底深处发出的激颤让她忍不住要娇哼腻语出声。
      「唔……」蕩人心魄的媚声刚发出,柳琴儿忽然间想到现在自己是处身行驰在大街上的马车里,这里可不像是在家里,太大的动静就可能被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听出来,加上护卫在马车周围的女神战士可是耳目灵敏无比的超级高手,自己发出的声音稍微大一点,别说她们,就连马车的御手都有可能听出来。
      万一被她们察觉出里面的动静,那光景可是真的要羞死人了!
      想到这里,柳琴儿拚命压抑住自己的声音,同时用一只玉手挡在自己的檀口前,生怕一不小心洩漏出只言片语。
      柳琴儿这一紧张不打紧,她那花径顿时变得紧凑无比,将里面的庞然大物夹得紧紧的,那种蠕夹之感让叶天龙舒爽之极。兴奋快活之余,叶天龙便更加起劲地扭动点刺起来。
      这下子柳琴儿可苦了,一阵阵的激颤不停息地从身上生起,让她忍不住想哼叫出声,可是又不能惊动外面的人,只好苦苦忍耐,但这事情就是这样奇怪,柳琴儿越是想忍耐,那种快美的感觉就越发的高涨,花径的感受就越发强烈。
      苦忍了不到几分钟,柳琴儿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快要麻痺掉了,无边的快美完全佔据了她的身心,而且她感受到自己好像到了一个全新的巅峰,比之以前的更加美妙,就如同练武突破了一个关口,达到了新的台阶一样。
      先是轻轻的呻吟,再来就是娇吟腻声连连,此时的柳琴儿已经完全顾不及外面的人了,叶天龙见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心下得意之余也感到有些不妥,连忙用嘴堵住柳琴儿的樱桃小口,只让她从鼻子里发出使人性致高涨的喘息声。
      实际上马车里面的动静早已被女神战士们察觉出来,但跟随叶天龙有些时日的她们对这个男人已经有相当的了解,对这种情况有些见怪不怪了。辛西雅虽然无法享受,也对此种事情一无所知,但见到叶天龙乐此不疲的样子,心中也不免感到有些好奇,便多留心查听具体的动静。
      而虽然柳琴儿不想让别人知道,但她和叶天龙在马车的韵事还是在日后成为她们姐妹之间的一件「美谈」,为他们的生活添上值得回忆的一笔。这是她始料不及的,也是让她啼笑皆非的。
      马车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柳琴儿已经连续两次登上比以前更高的高潮巅峰,她全身酥软的挂在叶天龙的身上,享受着快感的余波,身心无比轻鬆快乐。
      马车的窗被轻轻敲了一下,辛西雅的声音传来:「公子,到了!」
      柳琴儿一惊,从叶天龙的怀中抬起头来,呓声道:「这么快啊!」
      叶天龙「哈」了一声,在她的娇靥上印了一吻,笑道:「还快啊?都走了三刻钟了!」
      柳琴儿娇靥通红,嗔怪地捏了叶天龙一把,道:「都怪你!」
      叶天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他知道有时候女人就喜欢说些不知所云的话,所以他也只是笑了笑,慇勤地把柳琴儿扶下马车。
      欢爱之后,红霞尚未完全从柳琴儿的粉脸上褪去,美目中的春情更是无比诱人,这样的柳琴儿去拜见她那伯父,自然会引得不少人心里大起嘀咕。
      不过别人怎么看,叶天龙根本就不会放在心里,他是依足礼数来向柳琴儿的长辈求婚的,一切都是按照法斯特帝国最高的规格来,让柳琴儿大有面子。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干b在线观看_狠狠干狠狠操在线视频_操死你_操你妹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